Contents

心里面扎了很多刺,旁人靠近时,扎伤别人亦牵动自己。

究竟如何去溶解那一座冰山,我不知。像是电影里表现出的紧凑情节,一步步,每一步都可以叫住,不要再往这条路上发展,然而每一个叫喊的人都成了哑巴,发不出声,事情只是一步步地走向了谁也不愿看见的惨剧。

幸运与不幸有时是微妙的。在有支持的幸运下如履薄冰去获得更多一点幸运,抵抗住不幸。而无支持的不幸,在未到来的不幸之前已将不幸蒙上,这样对于不幸的预测与担心就不会落空,不幸已经加之你身,看你还如何辩驳呢。

我的心里是沉默的羔羊,发不出声,只有梦里有声,发出微弱的呼唤。

情绪如此,不知是不是月亮惹得祸呢,无意怪罪月亮,只是这样稍显还有改进的希望。

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