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

昨天去了武汉长江大桥,第一次看到了长江。它是我们的母亲河,中华文明的起源。描写大河的电影书籍有很多,《大河恋》,《情人》…还记得《情人》里描写的大河的那种忧伤,人们沿河而居,一切的生活都是大河附近,女孩看着大河的流逝,满是对生活的悲伤。

站在大桥上,看着打着漩涡的奔腾的江水,宽阔的江面,人显得很渺小。江上的运输船以很慢的速度行驶,一眼看到,过了挺久,它也不过到了视野稍远的地方,等到过了大桥,它们才消失在远处渐起的暮色中。慢慢的,像一首老旧的歌谣。哼哼唱唱,几个世纪。

武汉的新城建设风生水起,到处是建筑塔吊。对于我这种迟缓的灵魂来说,还真是希望翻新的过程再慢一点呢。不过短暂的停留,这也不是我该操心的吧。

文章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