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ents

因为毕业和入职的时间差,已经在家待了有一段时间了。没有事情催着,是悠闲的日子。这段时间也没有在繁忙时想象的那样轻松的天花乱坠的样子。日积月累对身体的透支,在这段休息时好好来了个补偿。

一度因为太闲不知做什么感觉很郁闷,为了充实,三疯还买了学画画的材料,结果至今还没有开动。期间回到家里待了一周左右,得了感冒。日子琐碎的难拼凑出整体的形状,像被绞碎的果冻,散落着。时间在静止的思绪旁点点滴滴的溜走。记得小时候,就存在一个小小的矛盾,有时上学的时候想放假,放假的时候却期盼上学。仓央嘉措的诗说:这佛光闪闪的高原,三步两步就是天堂,却仍有那么多人,因心事过重,而走不动。无论是还懵懵懂的小时候,还是如今,都在给自己的心增加着那些难释然的负担。

有时候想,一个人的童年是否有真正意义上的结束,它像一个梦,一个行囊,陪伴着人生的旅途。百年一瞬,也许一切都从未有什么改变。人生开始于懵懂之时第一次感觉到与这个世界的连接,随后的人生,只是背着行囊,在梦中追寻。却像一个陀螺,旋转着,以为看尽了世间的风景,实际还在原地。

世界倒影在眼睛里,静静的发呆,阳光载着时间,自己却不需要做什么,也是一种幸福的时刻。那些沉重的心事,是否找得到放下它们的时刻和途径呢?

Contents